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四十章 你会喷火吗?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1:26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四十章 你会喷火吗?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虽说两人现在的情况与“天高任鸟飞”还是有些差距,毕竟都还没达到能破空飞行的修为,但踩着树叶借力滑翔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此起彼伏的树冠,两人一跃便是几丈之远,很快就将林中那群血皇蜂远远甩开。

血皇蜂个个体型庞大,在这等密度的林中若只论在地面爬行倒也能施展自如,但若是想从林中展翅起飞却是不太容易,必定会被杂七杂八的树枝所阻碍。

想起这一点,任图影忍不住感慨一声:“这果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啊。体型的差距却也成了我们逃命的优势。”

他回头看了一眼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雅扎菲:“我说的没错吧,只要不认命,哪怕是面对绝望,自己挤也能挤出一丝希望。看来上天在虐待一个人时必然也会优待一个人,正所谓那句: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就必定会为你开启一扇窗。”

雅扎菲却是没好气的嗤笑道:“哪有你说的那般复杂深奥,我看多半是你经常被人追杀,逃命逃习惯了,所以上天才会眷顾你。”

说话间,两人后方又是“嗡”声大作,几只血皇蜂已经从密集的林中飞到了空中,快速向两人追来。

任图影却是不加在意,待那几只血皇蜂将追赶距离拉近时,招呼雅扎菲一声便又跳到了树下,消失在那几只血皇蜂的视线当中。

“这样一上一下,想必也能拖到我们离开这坑人的地方。”雅扎菲笑道。

不过随后任图影就发现是自己低估了这些血皇蜂的智商,却是这些血皇蜂分成了两拨,一拨在空中一拨在地下,如此一来,不可谓不是两面包夹、双管齐下,不管任图影两人是在林中还是林上都会被紧追。

“这些畜生还真难缠!”雅扎菲忍不住骂了一句,心想要是此刻修为还在,只怕早已将它们的老巢连根拔起。

任图影目光扫视了一圈,遂思索着问她:“小菲菲,你造不造蜂类最怕什么?”

雅扎菲不假思索:“愚蠢,当然是怕驱虫药啊。”

“擦……在这里我哪去找驱虫药?”任图影汗了一下,又道:“我还知道你们蛇怕雄黄呢。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什么可以直接对付这些血皇蜂的手段

。”

雅扎菲“呸”了一声,又吐了吐舌头,满脸鄙夷的道:“你听谁说我们蛇怕雄黄了?顶多不过是不爱闻雄黄的气味而已,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你以前读书的时候难道放牛去了?或者就是你们的教书先生是笨蛋,误人子弟。”

“是吗?”任图影摸了摸鼻子:“唉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扯淡,快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直接对付血皇蜂。”

他皱眉道:“照这样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想法一劳永逸、釜底抽薪。”

“你问我,我问谁去?”雅扎菲翻着白眼:“你这不是搞笑么?我要是有对付它们的办法还用得着跟你私奔?”

“私奔?”闻言任图影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突然就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雅扎菲根本不懂一些词语的用法和意思。就比如之前她说要自己对她负责,实际上她的意思就只是要自己保护好她而已,没别的意思,但是她的用词却让意思变了味儿,就好像是把她那啥了一样要对她负责……

一念及此,任图影更是狂汗不已,心想刚刚某蛇妞还说自己读书的时候放牛去了,看来她才是……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破空声传来,令任图影心神猛地一振,回头一看,一点寒芒已近在咫尺,射向他的眉心。

他下意识的抬起右手,五指轻轻一弯,便听“碰”的一声闷响,迎面而来的寒芒被一股霸道的斥力弹了出去。

一看之下,发现这点寒芒正是一根血皇蜂发出来的毒刺。

雅扎菲松了一口气,正在好奇任图影是如何将毒刺弹开的时候突然间后方林中又是一片“咻”声响起,不下百道毒刺朝两人射来。

雅扎菲毫不犹豫,皓腕从袖中伸出,五指轻轻律动,一根秀气的法杖出现在她掌心,正是荒极的镇极神器——龙女泪。

据说此杖顶端中心那颗泪珠一样的宝石是一个龙女死前留下的泪凝聚而成的泪晶,里面蕴含了无穷的力量,可呼风唤雨、移山填海,乃是大辰系列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件神器,只不过就连全盛时期的雅扎菲也没法将龙女泪真正的威力催发出来。

突然间,光芒璀璨,刺人双眼。

只见龙女泪散发出道道彩光,以一种奇妙的、轻柔的方式让那些射来的毒刺凭空消失,不过雅扎菲如今根本没多少灵力,使用龙女泪这等神器自然是吃不消,因此只是眨眼间龙女泪就变得暗淡下来,同时另一波射来的毒刺也逼近两人。

任图影挺身上前,水月间好像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道道恢宏的剑光飞出,抵挡着毒刺。

“叮叮叮叮……”

而随着一道道火星迸射,他心中猛然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办法,便连忙拉着雅扎菲向后跳去,开口道:“传言中雅扎菲女王可是会喷火的,小菲菲你现在行吗?行的话就快烧了这里。”

雅扎菲聪明绝顶,自然一听便知任图影的想法,也不多说,当下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一股炙热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口中“轰”的一声就喷出了一道蛇形火焰。

随着林中熊熊大火冲天而起,后边那些紧追而来的血皇蜂也来不及闪躲,虽不至于就这样成为烤全蜂,但它们的翅膀却是很不耐烧,因此很快一群血皇蜂便浑身又黑又秃的“裸笨”起来。

在一刻不停的“私奔”的任图影两人也是被身后大火烤得汗流浃背,连内裤内衣都湿了个透彻,直喊伤不起,不过所幸这一招果真有些用处,至少后面追来的血皇蜂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容易再拉近距离了。

此际两人也差不多快要离近大坑底部的边缘,雅扎菲不用任图影多说就变成了本体,驮着任图影准备一口气冲上坑底。

而一人一蛇刚爬上陡直的崖壁就彻底的暴露了出来,后方那些飞在空中的血皇蜂见此顿时发狂一般扑去,屁股上的尖刺也不知是哪来的那么多,一根接一根的飞射而出,可谓是铺天盖地。

只见那些血皇蜂屁股抖一下射一炮,抖一下射一炮,这也令任图影不禁感到有些邪恶,心头感叹原来血皇蜂也是猥琐如斯,难道就不怕自己把自己榨干导致刺尽蜂亡?

变成本体后的雅扎菲有坚硬的鳞片护身,短时间内也不惧这些毒刺,不料就在这时,崖壁上密密麻麻的洞口中陆续爬出庞然大物,而且还不仅如此,居然也有一些猛兽跟着爬出快速向任图影这边聚集过来。

……(未完待续。)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蒋树侠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评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于海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患者评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许丽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