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二一十一话可怕的打

发布时间:2020-01-23 09:32:56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二一十一话 可怕的打击

“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树立这样的旗帜么?”陆西园的语气里没有不满,却总是让突然出现的这个刺客少女很不安,一种奇怪的感觉正在升腾,前所未有却又来势汹汹。

“不止是这样,我只是想要让你摆正自己的立场,你我都是gat大人的部下。如果你做出让我困扰的事情,即使你是他现在的手下红人我也不会放过你”

“省省吧,没别的事我回去睡觉了。”迅速转身的陆西园几乎是同时就迈出一只脚,他想要尽离开这个让自己不的外人。除了gat和自己,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忠告亦或者是好意。

可就在陆西园不再留意的瞬间,刺客少女向前猛地跨出一步,她的手上功夫,立刻抓住陆西园的胳膊。原本以为这个家伙会做些什么事情,陆西园准备反抗的时候,的问题出现了

那是一种不安的侵袭,同时那也是一阵剧烈的颤动,被弃置的土地缓缓翻滚着,就像出现在海面上的泡沫一样。这里不愧是有着奇古怪的传闻,现在的阳光已经完不见了踪影,黑夜笼罩下,这片区域就只有路灯照亮和黑暗两种差别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即使是陆西园的迟钝也会对现状有所感悟,轰隆隆的声响时刻不再侵袭着二人。整片区域像是陷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黑暗来自四面八方,却又像是穿堂风一样果断迅捷的穿透他们的身体离去。

陆西园清楚地感受到这些现象所伴有的情绪,就好像这里发生的不是轻微地震而是土地的发怒一样。从前就说过,拥有特异的感知能力的陆西园在某些方面的强力程度还是可想而知的。没有等那个刺客女孩做出动作,陆西园就反手抓住她的手同时向着身体的一侧拉动。当两个人的身躯都偏离原本所站的位置时,他们脚下松散的土块竟然向空中穿刺。

这暗藏机关的大地时刻不再释放自己的威力。毫不老实地窜出了一只巨大的兽爪。不久之后那只巨大的熊爪平行地掀起阵阵土灰,让这片地区发生加激烈的晃动。随着巨爪的位置发生改变,躲过一劫的二人这才发现,在那之后的不远处存在另一个身影拔地而起,就像是一位山神一般。

这个看似人形的怪物脑袋肯定会超过门市商铺一楼的天花板,他的躯体臃肿可是行动却丝毫不觉得迟钝,他的呼喊声一阵阵传来可是这噪音却又从没有引发普通市民大的关注。落在这怪奇事件的中心,陆西园和刺客女孩算是真正明白这里为什么会传言有所古怪了。

如果正常人都看不见,那么这里就自然会入选非自然现象的一角。偏偏这种事情又被陆西园摊上了,但是不得不说的是也正是因为对方是陆西园。整件事情才变得有意义。

是想想看,自己作为gat的关荣部下,遭受到先为部下的前辈少女轻视。现在这个看似恶魔的怪物应该就是一个敲门砖。让自己在gat众多追随者中提升地位的方法不就近在眼前么?

想到这里,头脑发热的陆西园哈哈大笑起来,爽朗的态度和突然变出来的镰刀甚至让身边的女孩吃了一惊:“等等,我们不能在大人敕令下来前行动的。”如果属下的行为违背gat的初衷会有多大的悲惨这一点少女再清楚不过,倒不如说如果不是gat的话。少女都不会活到现在,她和陆西园对gat的情感是一样的,却又并不一样。

就在犹豫的当口,陆西园已经按照自己的惯性冲了出去。从不久前获得镰刀武器追魂以来,所有横在陆西园面前的异性都会毫差错的被斩杀,它们总是以千姿百态横在陆西园到来前的土地上。然后倒在陆西园的身后慢慢地消失。不止是他自己持有的力量,是带着对gat的信任――互相的信任才能击败众多的敌人。

至少陆西园自己就是这么想的,他从没有动用大脑思考过哪怕一刻。他甚至不知道gat让陆西园除魔的真正意图,也完不知道gat为陆西园的战斗创造结界究竟耗多少劳力。简单来说,陆西园的节节胜利是来自于gat将恶魔拖进固定的结界,从而用陆西园的手各个击破。可是就像刺客担忧的一样,陆西园并没有对意料之外的敌人进行过攻击。甚至是了解,在他的意识范围里。对方只分能打和不能打,而不是打不打得过。

镰刀的挥舞伴随着力道,刀刃锋利同时刃口的符文散发着古代魔法,整个切屑动作华丽流畅。但是在那一切之前,陆西园完没有想到,这个接近臃肿的怪物尽然灵敏的后退避让,同时伸出巨大的爪子拍击敌人。

这个像是裹着岩石灰的巨人看起来并不迟钝,也许还具备比陆西园加高的智慧。当然,以陆西园为标准的战术是完行不通的,他不要说是战略就算是基础的战术,从头脑中一开始就没有生成过。他根本不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眼看着遮蔽月华的黑影压向自己,陆西园却像个小孩一样失去了主张,他开始不那么淡定,从以前到现在的几百场战斗,陆西园被gat传送到异界的各个角落,有的地方甚至只是现世,可是当他一离开gat设下的结界,所谓实战就是一片的空白。

刺客的原则是监视,任务是监视,因此要让陆西园莫名的受伤或死亡就是大的过错。就因为这个简单的原因,陆西园单纯的会扑向恶魔,也正因为如此刺客选择用自己的身体就这陆西园僵直的身躯,被顶的飞了出去的陆西园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前一秒嚣张又苗条的刺客被压得血肉不见,像是化作了泡沫一般。

也只是等到这时,陆西园没出现的双腿终于可以开始动了。不管对方是个怎样的家伙,自己却被女孩子救下来终还眼睁睁看着她死去。这就远远超过陆西园自己的道德底线,就像是舍命救助林爱丽一样,陆西园愤恨了起来。

他的怒火人能挡,他的能量炽热迸发出与植野暗香不相上下的高热度,这个从一开始就是谜一样的男孩现在看来他存在的本身也要被打上问号,也许除了gat根本没有人说的清楚陆西园是什么人。

带着怒火,偏折理智的陆西园再次跃起身,他的镰刀就在手边,他的敌人就在前方,可是直到后靠近的一刹那。陆西园依然浑不知觉。从自己跃起的位置,那地块再次掀起窜出四五只尖细的触手,就像是带有诅咒的箭矢一样从后背贯穿了他。

经验也好。力量也好,陆西园在这只实战的恶魔前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如果是gat亲眼所见想必会大跌了眼镜,当然也有可能不会。在恶魔像是看待垃圾一样扭动触须扔掉陆西园的身体时,空中漂浮的男生心中只是存在失望。原来自己兴冲冲地做出的念头,终究只是自欺欺人却又难以齿。

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也许这样的自己才是gat这么久不现身的原因,自己太幼稚

“现在放弃为时过早!”突然刺客女孩的声音像是银铃般跃动,在陆西园周身散发痛苦的疼痛和意识的飘零中,她偏偏地出现。并且高高地跳起将陆西园拖到稍远的地方抱住他。

“你没”

“这时一个障眼法,被那熊爪打到的是假象,可是我不习惯用这个真假身替换。所以我也受了点伤,差点逃不过这劫”刺客女孩的声音有些疲惫而停顿,这很明显跟陆西园看不到的后背伤口有关。“你为什么哭了?”

女孩的质疑让陆西园的双眼清晰了一些,他这才发现自己情不自禁的躺着留起了眼泪,原来突然出现一个帮手的感觉这么奇妙。越来对失去的同伙的愤恨和重获得的落差会这么大,陆西园终于发现原来战友其实就这么回事。

也许。他俩都会死,就在刺客少女娇喘连连的时候,陆西园的手掌也摸到她后背上散发出的热气和像是血液的粘稠物。就在那只巨大的东西再次接近的当口,奇迹出现了。

那是冰,是冬季常有的雪花,可就在这空间中莫名的出现了冰雪夹杂的场景阻隔掉了恶魔巨爪的重击。什么样的存在能够竖起这冰墙正面扛下这攻击呢?就在二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陆西园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镰刀因为意识的弥留而一度消失。

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黑夜里,丽雅出现了。这个大小姐依旧维持一贯的装束,像个英国贵妇人一样踩踏在这片泥土堆上,她的高跟深深陷阱泥泞,但是这也依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银色长发的女孩的出现拯救了濒临死亡的二人。

“真是的,想要在晚上约个会都这么忙,一定要暗香给我发工资。”释放冰墙阻挡的丽雅毫顾忌的像是对着身后说话,与此同时,在身后的阴影中,白慈溪的身影也出现了。路灯之下讪笑的男生看起来像个狐狸一样狡猾,但是却又拥有出众的长相和气质。白慈溪只是淡淡地说道:“那要看会长大人算不算上这次是公事咯。”说完,从他的身边飞出一道绿色的光线刺中巨怪,那个可怕的东西终于停止猛烈击打冰面,仰着身体摔倒了下去。

黑暗中的宫殿里,破译的莫林仍然在忙活,这时贝萨克稍稍地感到了不安,就在不久前自己的部下乌卢克遭到了强契约者的算计,这时桩阴险的预谋,他和gat联手搞出来的预谋。

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长沙卷烟厂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咸阳市永寿县人民医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宁夏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唐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