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荷塘】读《果戈里全集》(书评)

发布时间:2019-09-13 05:15:12
刚刚阂上《果戈理全集》第六卷《文论书简》,又着手于将近一个礼拜的日记补齐。本来我每天都会按时写好日记,生怕过了七十二个小时便淡忘了当天所发生的事,以及当时之感慨。所谓七十二个小时,是我对自己的嘲谑,因为我的记忆只能驻留脑海三个整日,过了便会从脑子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怎奈最近琐事繁多,加之作息时间又完全颠覆常规,每每白天酣然入睡,晚上则头脑清醒,心无旁骛于面对一切。照适才母亲的话,我是属夜猫子的。
这么些年了,头一回有这样的感觉,不觉有异,反而甚是欣慰。因为只有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发挥作家的本质,使之变得更为出色。所谓文如泉涌,意达肺腑,慷慨餍足。嗯,百般意味,值得欣喜若狂,有感成熟。
成熟不仅体现在年龄方面,以我现在的年纪,经常会有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的危机感和急迫感。但我想,还是因为心志方面的成熟,一个人超脱自我的能量简直是不可估量的!
另外,不得不说还跟我近期无所事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之所谓事事,指的是劳心劳力于腌臜的工作。没错,逃避工作的我便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完成自认为对的事,以至于才会有现在的我。
闲言少叙,我记得在很早以前曾有幸拜读果戈理的《死魂灵》。但那本书的装帧和排版并不算好,甚至很低劣,只是价钱便宜。是不是盗版我也无从说起,毕竟作者都已经死一百多年了。
他的人死了,但留给历史和后辈的财富却是非常巨大的,这要比一些活着的人有意义、有价值得多。
我老早就想买他的全集了,可是总觉得价钱难免昂贵,完全超出了我的设想和内心底线。而今网上有卖,便叫表弟李维津代我购之,我只管出钱便是了。
本来我所中意的是九卷版的,但表弟却三番两次给我打来电话,说是九卷版的已成绝版,书店早已没有了存货。我也不晓得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勉为其难买下七卷版的。
要说七卷版的与九卷版的有什么不同吗?或是缺少了某些部分?倒也不是,只不过是装订的问题罢了。如表弟所说,“反正你也不读作者的日记和书信,要那么全乎干什么。”
我一想也对,他毕竟知道我读书的习惯,从不读该作者的日记或是书信。还是那句话,我只是学者,并非研究者。
不过河北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七卷版《果戈理全集》里面还是有书信的,却没有日记,可能是因为果戈理从来不写日记。详细概括一下内容吧,第一卷为《狄康卡近乡夜话》,第二卷为《密尔格拉得》,第三卷为《彼得堡故事》,第四卷为《死魂灵》,第五卷为《戏剧作品》,第六卷为《文论书简》,第七卷为《与友人书简选》。嗯,就是这些了。
大概一个月前吧,不对,应该是二十天之前,表弟将收到的《果戈理全集》,以及一同买下的十二卷的《屠格涅夫全集》一并搬到了姥姥家。当时我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兴奋,恨不得就在那一瞬间便将它们囫囵个扔进嘴里,嚼碎,然后咽进肚子里去,并将其中营养成分留存大脑,使之永不忘却。但随即我竟笑了,傻笑,因为我很清楚,那又怎么可能呢,于是还是非常现实地,小心翼翼地将包裹拆开来看。
两件全集包裹得非常严实,对此我感到颇为奇怪,毕竟上一次的《海明威全集》只是装进纸壳箱子里面而已。然而表弟却笑了,在我瞥了他一眼之后冲我微微一笑,并告诉我说,因为是书,极怕损坏,既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便让快递员多加留心,好生照料。
他干过快递,不仅接活儿,也送过,深谙于此道。作为快递员而言,无论何种快递,无论贵贱,往往随手一扔一放便是了,从不过分珍视。
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是拆开了包裹。再看两边地板之上,堆积着的不是胶布,就是纸壳,再不就是泡沫板,还真是照顾有加呢。
对此,表弟笑着说道:“看样子,我务必得好好给这个快递员点个赞才是。”
我亦有同感,因为我也是爱书之人。既同为爱书之人,虽未曾与此人谋面,但这份心意还是相通相敬的。
总共十九卷书籍,皆为精装本,不同的是《屠格涅夫全集》封皮为深蓝色,而《果戈理全集》的封皮为深褐色。难道跟他《死魂灵》的冷漠、惨淡、灰暗有关?谁知道呢。
在这半个月里,除了持续不断地写文章,再不就是与朋友们游戏,或是元旦与亲戚相聚,余下的时间都沉浸在了果戈理的世界里。而且我读全集有个原则,无论其中文章的名气孰大孰小,从来依次而往,绝不挑拣。
在读第一卷《狄康卡近乡夜话》时我才发现,原来果戈理的内心并非普遍观念里那么极端,那么阴暗,从他的触笔不难看出,他还是很风趣幽默的,虽然里面有很多迷信、神幻的东西存在。(当然,这样做也极有可能是为了掩盖其内心深处的痛苦和烦闷。)
至于后来的《密尔格拉得》、《彼得堡故事》,他才逐步走向现实主义,即成为所谓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俄国自然派文学流派的创始人。
说实话,这个流派我还真就没听说过,若非《导读》里面偶有提及,我还真就一叶障目了呢。也罢,既然打算写读后感,便要好好查查。查找的结果仅仅是一句话——在政治上反对农奴制,力求真实地反映现实社会生活。
嗯,看样子我并没说错,所谓自然派,不过是现实主义的一个分支罢了。读了这么多书,这么多全集,我了解到他们的人生要分几个阶段,同时,他们的作品也要分几个阶段,威廉·莎士比亚是这样,列夫·托尔斯泰是这样,维克多·雨果是这样,海明威是这样,果戈理也是这样。由于年龄的增长,见闻的不同,皆是如此一斑。或许这正是读全集与读作者单一的名著,唯一的不同之处和感知吧。
如果说果戈理是俄国自然派的创始者,那么该全集中的第四卷《死魂灵》,便是基督教派中如《圣经》般仿若的存在。这部小说自传世伊始,便受到了各个方面的议论,褒贬不一。很显然,它的确刺痛了一些人,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其风采依旧。
关于这部小说,我不想多作赘述。乞乞科夫买死农奴的做法跟现在一些人刻意钻法律的空子其意无二,但由此折射出来的东西确是无法估量的。我不得不承认果戈理是自然派中创造扭曲自然体的杰出代表,虽然扭曲,却不失真知灼见,真可谓针砭时弊,一针见血!
至于《戏剧作品》,《钦差大臣》当仁不让,可以说是继《死魂灵》之后又一部精彩纷呈的讽刺谴责之佳作。诙谐幽默中不失对政府职员的调侃和鞭挞,他们的蠢笨并非与生俱来,实在是贪得无厌之后的惧怕恐慌。简单地说,这仅是一部闹剧,但却意义非凡。
除此之外,像《婚事》、《赌徒》、《公务人员的早晨》,也颇具代表性,值得一读。
第六卷的《文论书简》,我只是浮光掠影地瞟了那么两眼。至于第七卷的《与友人书简选》,虽然知道它在作者还未逝世时就已经出版成册了,但我还是没读,因为我真的不喜欢读人家的书信,无论那个人是否已经死了。
写了这么多,差不多也该完结了,因为再无可写的东西了。关于果戈理,我是在读普希金的一些小诗中了解到的,因为他跟果戈理是挚友。
果戈理是伟大的,因为他创作出了《死魂灵》这部不朽的作品。但是又很不幸,正是由于创作了《死魂灵》,才导致果戈理的内心非常迷惘,甚至感到后悔,感到罪恶。
《死魂灵》第二部的片段我也读了,但其中大部分还是被果戈理烧毁了,留下的也不过是残缺不全的。他为什么要烧毁《死魂灵》第二部的手稿?因为第二部没有第一部写得好,写得出色。失去了原本勇往无畏、秉承正直的心,又怎么可能写出好的作品呢?
果戈理想要在《死魂灵》的第二部里面找到改变农奴制的办法,但他只是作者,却非绝佳的建设者,或者说是策划者。残稿中有着些微的笔痕,胡乱而潦草,由于失掉了太多,看得也不是很真切。况且果戈理在那个时候正打算借由教会,以求改变。
唉,难怪第二部的出现使得果戈理本人里外不讨好,原本对他憎恨不已的人一如既往对他无比憎恨。而那些原来非常支持他的人竟也倒戈相向了,因为他们看出来果戈理的内心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不再真实,反而圆滑。在我看来,烧毁未见得是坏事,狗尾续貂,倒不如不做。
唉,文人往往是不幸的,因为他们要服从现实,却又不得不接受被当作异类来看待。《死魂灵》成就了果戈理的伟大,但与此同时,又毫不客气地摧毁了果戈理。不然他又怎么会在四十二岁的年纪便死掉了呢?想必定是受到了多方的压力,内心抑郁烦闷,并常昏厥,故而短命。
唉,他的死令我唏嘘不已,这条路不也正是我一心秉承的吗?应该是的。不过死我倒不怕,只是不要像传言似的被人活埋便好。

共 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在给人们精美文学创作欣赏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对人生、人性的思考。使人们充分认识到原创作作者进行创作时的思想情感与创作意境,认识到社会环境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作用,同时也揭露了俄时封建帝制对人们的奴役,也从一个方面来唤醒人们的觉悟。富有品鉴的精美文字,推荐读者朋友欣赏。【编辑:桐疏枝寒}
1 楼 文友: 2016-08-09 21:12:09 欣赏富有深挚情感的解读文字,问候,遥祝愉快,欢迎朋友继续赐稿江山文学作品赏析栏目。小儿口舌生疮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宝宝眼睛红有眼屎
宝宝大便黑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