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逆乱战神 第三百二十五章 人罚之剑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9:08

逆乱战神 第三百二十五章 人罚之剑

“在这里除了我们.你还能遇到熟人.”

“的确是熟人.你大概做梦都想不到这人是谁.”

“那这个人是谁.”逆月轻笑.活了下來总算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赤炎露出神秘之色.笑道:“你再猜猜看.这个人跟我们仙剑门有莫大的关系.我们之所以能活下來.也是因为他在此.”

他笑了笑又道:“师姐.如果你再猜不到.那可就对不起玄琴师弟了.”

“难道是火云师叔.”

“不错.是火云师叔.但火云并非他的真名.皇甫无极才是他的真名.”

易千凡等人无语.这货献宝似的表情.令人恶寒.

阴天.有雪.

雪域的雪永远都不会停下.雪域的雪也永远那么洁白如玉.

易千凡几人站在宫殿前.终于永远离开了那个噩梦般残破星宇.终于能够呼吸着更加美好的新鲜空气.

这种感觉很好.这种结局也很好.但却并不完美.

白凝天还活着.这已是个不争的事实.

轩辕明日虽未死.却已被打废.所以几人并非追究.由他那四兄弟带着他离去.

至于风逸雪.大战一结束就已离开.一步跨向永恒未知处.也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

赫连文轩本不是话多的人.但在他离开前.却像赤炎发出邀请.“有时间去妖界.我请你喝酒.”

他不苟言笑.冷冰冰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难得的敬意.

是什么让这个魔一般的男子改变了自己.是玄琴.还是此刻的赤炎.

赤炎也不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他也沒有开口.微笑着注视着已转身的赫连文轩.

有酒不喝.他绝不是这种人.

很多时候.“酒”就不仅仅只是酒那么简单.它象征的意义太多太多.

易千凡一言不发.他与赤炎的情义也绝不会因此而改变.

赫连文轩离开了.远去的背影依旧那么孤单.永远那么一个人.缓缓消失于雪天.

凝视着赫连文轩远去的背影.易千凡忽然笑道:“你们呢.我的朋友.你们又有什么打算.”

他身边是箫破天.箫破天道:“星芸去哪.我就去哪.”

易千凡点了点头.抬起头凝视着耶律拓跋道:“你呢.”

“我好像沒有地方可去.”耶律拓跋道:“你们谁肯收留我.”

傲光叹了一口气.忽然道:“喜欢喝酒么.”

“喜欢.”

“能耐得住寂寞么.”

“当然能.”

“那你对我有意见么.”

“沒有.”

“那你就去我血海吧.有酒有肉.但却缺乏美女.”

耶律拓跋大笑:“我就喜欢你这种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所有人大笑.纷纷朝着山下小径开始走去.

赤炎忽然大笑道:“我打算与潇潇游历人间万界.顺便寻找师弟的踪影.”

易千凡否定了他的要求.严肃道:“现在并不是时候.天界大军即将进攻人间万界.我必须时时刻刻守护着天玄.”

“那我呢.那我又该守护着哪里.”星芸一脸慧黠.道:“我现在已沒有地方可去.”

“那就回我仙剑门.我们可是很欢迎你的.”赤炎笑的很愉快很真诚.

“仙剑门.”

星芸笑道:“就是盖世火云的居住之地.”

“那当然.我师叔可是无敌诸天万界的大人物.”

众人无语.也为多加理会赤炎.这个家伙简直判如两人.杀人时的冷酷.对待朋友的真诚与炽热.完全就像是两人的行为.

凝视着前面的众人.逆月忽然将目光落在了冷双颜脸上.“你打算这么一直等下去么.”

冷双颜点了点头.又道:“我打算回去认真修炼.待我修炼到神阶时.我打算踏遍万里河山.哪怕行遍人间万界.我也要找到他.”

逆月叹了一口气.道:“这样苦不苦.”

“很苦.”

“可是很苦.我们也要等下去.我相信他一定会回來的.”

“我也那么认为.”

雪已渐缓.天气却始终那么酷寒.寒风如刀.像是一把把尖刀割在自己脸上.

逆月忽然又道:“我有种预感.我们再一次见到他时.恐怕已是很多年后的事情.”

冷双颜点了点头.无奈的笑了起來.未知的未來.本就是令人无奈的事.

无奈的绝不止她们.玄琴此刻就很无奈.

他在茫茫星宇穿梭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带着百里情也不知道横跨了多少颗大星.却沒有遇到一颗有生命世界.

茫茫星宇难道都是一些沒有生命的死星.浩瀚星河又为何不见星宇的尽头.

他此刻已不只无奈.如灰暗雾霾般的迷茫更是占据了他的心.无尽的黑暗也将他的人都吞沒了.

好在.他还可以看到百里情的笑容么.还可以听到百里情的种种问候.轻声细语.

这也算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吧.

这颗星死气沉沉.沒有花草.沒有鸟兽.沒有任何生机.

肉眼望去.一片黑暗.整个星辰就像是被浓厚的雾霾所笼罩.看不清任何东西.

玄琴叹了一口气.从幻雷兽背上跳了下來.又将百里情也抱了下來.两人漫步目的的走在这颗死星上.

这颗星辰不算大.等同天玄凡间.因近段时间的星宇穿行.他已劳累不堪.所以并沒有选择御空而行.

他也并沒有让幻雷兽载着他们继续前行.近段时间人与兽都已劳累不堪.

他找了一块大石.吹干净上面的灰尘.他坐了下去.将百里情抱在怀里.“也不知道天玄那边怎么样了.”

玄琴又叹了一口气.“我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百里情躺在他怀里.那双轻若无骨的玉手始终紧紧握着玄琴的手.

玄琴道:“我感觉我将很难再遇到他们了.”

百里情默不作声.用手轻佛着玄琴脸颊.迷人的眸子亦始终凝视着他的眸子.不曾离开片刻.

她的要求不高.能陪在他身边就好.所以尽管她劳累不堪.但她始终沒有任何怨言.

喜欢上一个人你也许终有一天将会抱怨.但爱一个人却又不一样.

爱上一个人.你就会包容他的一切.理解他所做一切.

玄琴微笑.道:“倘若我们就这么一直的流浪星宇.你会不会觉得厌烦.”

这句话一说出來.他就后悔了.这种问題本就不该问.百里情的答案永远都只有一个.

作为一个已经“生气”女人.她决定惩罚玄琴.于是她吻上了玄琴的唇.

风冷而无情.风吹起來的样子就像好带动着一大片鬼雾.仅凭视觉上.就已令人不寒而栗

.

前面是一片死海.死海的水通常都不会太冷.但也绝不会太热.

但这片死海却很不一样.海水又冷有热.冰火两重天.海面上空也聚拢深厚的雾霾.

玄琴两人一兽已站在海岸.海岸沒有树林.海岸漆黑一片.如同侵染着黑色墨汁.而海水就更不用多说.

令人奇怪的是.这样的海岸竟然有船.竟然也有人.在这里毫无生命迹象死星上.这岂非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不过这里的船已快风化.这里的人也都是一些死人.也许是受了海水的浸泡.这些尸体并沒有腐烂.而被风干成一具具干尸.

“想來.这颗星辰上曾经也有不少人吧.”百里情开口.这个死星让她有些心生不安.

玄琴点了点头.忽然道:“我感觉这颗死星应该是一处古战场.”

“古战场.”

“是的.”玄琴道:“我们不妨越过这片海域.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听你的.反正我们一时半会也走不出这片星宇.”

玄琴已坐在幻雷兽背上.一指点开海面浓厚的雾霾.幻雷兽嘶鸣.带着他们横跨海域.如一道疾驰的闪电.

这片海域并沒有想的那么大.幻雷兽只不过狂奔片刻时间.就已到达了死海的另一片海岸.

海岸上群山叠峦.整个地势像是无形中被抬高了一大截.而群山的背后跟玄琴预料的一样.的确是一处古战场.

生命脆弱而卑微.有的时候.一个人的生命渺小的令人害怕.就好比这古战场的散落的十万骸骨.

即便玄琴是个镇定自如的人.但也还是被这里散落的骸骨所惊悚.

近十万具骸骨.而不是数百具骸骨.

冷风袅绕.天地间死一般的静.不见明月.亦不见生灵.

玄琴却忽然发现.这里竟然有微弱的神力波动.同时.深藏眉心的雷罚之剑与神罚之剑竟也有了无意识的轻鸣.

“你怎么了.”百里情问.

“我沒事.”玄琴道:“我感觉这片古战场似乎有什么在召唤我.”

他的眉心忽然在发着光.一蓝一金.互相交织.与此同时.雷罚与神罚相继冲出了他的眉心.

两柄神剑皆化为了两道光.像是两条冲天的箭矢.冲进了古战场深处.

玄琴顿时惊住了.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两柄神剑在他识海早已安营扎寨.绝不会不由自主就冲出他的识海.

这岂非很不可思议.

玄琴却顾不得这么多.与百里情跨坐幻雷兽后背.紧跟着两柄神剑冲了过去.

小儿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四磨汤治疗婴儿打嗝
小孩咳喘最有效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