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火帝神尊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穷凶极恶撼人心

发布时间:2019-12-16 01:51:23

火帝神尊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穷凶极恶撼人心

轰隆。

林杨如今的一剑,整个封灵山脉中能够看到而不惊讶的人只怕找不出一手之数。

其余的人尽皆懵逼。

我的天老爷啊!

这是什么逆天的剑法啊!!

那轮巨大的火焰弯月,根本已经不像是人间的招法,它划过天空的时候,滚滚的火光像怒吼奔腾的烈焰战马,犀利的锋芒如收割一切的死神镰刀。

在它的威能之下,清风断,流水断,苍穹断,时空断,无物无能断,无法不能断,是为终极的断天一斩!

斩!!

火焰弯月重重的劈到了夏墨炎的身上。

那简直就像是一柄割草的弯刀斩到了秋天成熟的麦穗上一般,一斩而过,干脆利落!!

夏墨炎只觉得自己面前猛地火光一闪,随后上半身还在气势汹汹的前冲,却是觉得哪里不大对劲,等到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腰部一下的身躯已经像是断线的风筝般无力的在空中飘飞,洒出了漫天的鲜血。

嗷!!!

他这才发出了惨叫。

断天斩太快,快得没有一点痛苦。

断天斩也太凶,凶的所谓的高阶大圣已经在它面前便如同一只稚嫩的仔鸡,随意可斩,任意可杀!!

“墨炎族长!!!”

夏墨炎败得那样凄惨,惊得下面夏族的众人叫得更如被掐了嗓子的公鸭。

他们也全都懵逼了。

谁也想不到天域明面上最强的高阶圣皇竟然在这个林易手下竟然挨不过一剑!

这小子难道是西门断天重生了不成!!

“嗷!!!”

空中,夏墨炎还在惨叫,整个人在几秒钟后重重的跌回到了夏族的灰云之上,鲜血流的一塌糊涂,若不是他的肉身足够强悍能够以灵能强行镇压住生机的流逝,只怕此刻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来人!!你们都是傻子么!!给我上啊,给我把那个小杂种碎尸万段!!杀了他啊!!”

尽管受伤至此,但已经疯魔的夏墨炎竟是心心念念的还是要杀林杨,他的眼睛里面泛起了可怕的白光,显然早已经成为了轮回眼操控的奴隶。

但可惜的是,任凭他如何的叫喊挣扎,旁边那些夏族的人竟是没有一个人出手,甚至连来扶他一把的人都没有。

而就在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这个夏族之主的凄凉末日的时候,一个悲痛的声音从人群中间响了起来:

“够了,父亲,您收手吧!!”

这个声音??

所有人都被这个仿佛带着魔性的声线给吸引了注意,谁也没有看到空中林杨那越发凌厉的眼神,更没有注意到那惊雷神将微微抿了一下的嘴角。

今天真正的主角,终于出场了!

哗啦啦。

夏族那千人多的队伍缓缓分开,从里面走出了一道披着蓝色斗篷的身影,之前这人将自己的气息隐匿的极好,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现在夏族俨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却成就了他出来力挽狂澜的舞台。

他轻轻的摘下了斗篷的帽檐,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近乎有些妖艳的熟悉脸庞。

夏天!

竟然是夏天!!

他不是早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今天的观众们来说,剧情的发展实在是有些太过峰回路转,夏天的出场俨然是要将原本已经要落幕的大戏推向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高潮。

夏天,缓缓的走着。

他没有去理会旁人那些惊讶的目光,双目之中只有沉重的悲痛,缓缓的走向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夏墨炎。

噗通。

他跪了下来,那双明显有些黑眼圈的灰色双目之中竟是泛起了一滴滴晶莹的泪花:

“父亲,你关了我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已经将夏族带领到了如此不堪的境地……父亲,你如何对得起夏族的列祖列宗啊,你如何对得起爷爷对你的期待啊!!”

呜啊!!

夏天哭了。

仰天长啸,泪洒苍穹。

但是他面前的夏墨炎似乎硬是被自己儿子的表演惊得恢复了几分神智。

“天,天儿,你在说什么?”

“父亲!你早已经被天美种下了控制心神的法术而不自知,你早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夏墨炎,而成为了要危害我们天域的恶魔啊!!”

夏天哭泣着说道,同时他的双手之上竟是已经开始泛起了可怕的灰色的灵光,一股冰冷刺骨的杀机毫不客气的涌向了夏墨炎,哪里有半分痛苦的味道。

“不,天儿!!你不要……”

“父亲,请恕孩儿不孝,今日要大义灭亲,为夏族的未来

,为天域的未来,父亲!!你不要怪我!!”

“不!!!”

人们只听到夏墨炎那临终前凄厉的惨叫,下一秒,夏天那对可怕的手掌已经重重的拍了下去。

嘭!!

天地寂静,血浆四起。

夏天的脸上沾满了自己父亲的鲜血,但他那双可怕的眼睛里面竟似没有半点的情感波澜。

此子已经没有了人性,在众人面前的只是一头披了人皮的恶魔罢了。

大伙呆呆的看着这位刚刚亲手弑父的恐怖青年,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嗓子眼有点发干,紧张的只想喝水。

“神将大人!”夏天起身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转向了惊雷神将深深的将头埋下:“夏族罪人夏天,已经亲手将罪魁祸首夏墨炎诛杀,林易方才所言的一切皆为父亲被那魔族妖女魅惑之后犯下的错误,恳请神将大人念在夏族为天域造福万年的苦劳之上从轻发落,放夏族一条生路吧……”

“我去!!这夏天真的不是人啊,这种法子都能被他想出来啊!!”

空中,西门家族的阵营里面,刚刚来到天域的猩猩团长等人算是见过了什么才叫做的真正的心狠手辣。

跟夏天一比,他们这些人真的就天真的像一些呆萌的动物一般,太善良了……

而全场的观众,也纷纷被夏天的举动震得动容。

这一招真的太狠了。

不管夏天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相,但现在所有的都已经推到了夏墨炎的身上,人死灯灭,一干二净,谁也不能再对夏族怎么样了啊!!

惊雷神将看着夏天,眼神中微微的闪过了一丝满意的笑,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儿之后终于一点头:

“唉!夏族,你们当真令本将有些失望……夏天,希望你以后能够不要重蹈你父亲的覆辙,将夏族好好发扬光大……”

这话的意思俨然就是要开一面,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一次的被林杨冷冷的打断:

“等等!!”

“如何?林易,难道你真的要对已经悔过的夏族赶尽杀绝么?”惊雷神将对林杨的忍耐几乎快要到了极限,语气已经爆裂如雷。

“悔过?”谁知林杨竟是再次露出了那种恶魔般的嘲笑:“你说夏族已经悔过,神将大人,你脑子坏了吧!!”

大灭神光!!

嗖!!

这一回,根本再没有多余的废话,甚至这一记可怕的神光就是要取林杨的性命,直直的射向了林杨的胸膛。

“侮辱神将大人者,死!!”

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冷冷的抬起了头,那双眼可怕的就如死神的魔瞳。

他的心里早已经恨不得要将林杨碎尸万段,这可是他的杀母害父的不世血仇!

他不像夏墨炎那般墨迹,出手便是偷袭,便是绝杀一切的死亡杀招,要的就是林杨不死也残。

而他今日射出的这一道大灭神光,更是强的超出了以往的极限,那一道原本是灰色的死亡射线中竟是掺杂了许多妖异的红光,仿佛无尽的鲜血注入在了光芒中一般,可怕的威能直接突破了高阶圣皇的壁障,直逼巅峰圣皇的恐怖威能。

“臭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偷袭!!”

那边猩猩团长等人直接就开骂了。

而林杨却似乎早已经对夏天的人品有所提防一般,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杀招,他不慌不忙的召唤出来了自己的白骨战铠,挥剑就是一挡。

叮。

一阵惊天声响之后,林杨稳稳的站在原地,只是那目光却是又冷了几分。

说实话,他都不得不佩服夏天。

一个人,可以阴毒到这种人神共愤的地步恐怕也只有这个夏天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到了最后都成为他用来解围的工具,这个天下若是真的落到了夏天的手中,只怕所有人都将成为这头凶魔的祭祀供品。

只可惜,夏天的命中有林杨。

凶魔,注定要死在剑皇的剑下。

“林易,你三番四次的侮辱神将大人,这是对你的警告,你若再出言不逊,我会亲手斩你!!”

夏天每一个字都压抑着心中的仇恨与杀机,但他却还不能动手,现在对他来说将夏族保住才是关键。

但夏天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以为自己以牺牲夏墨炎为代价终于洗白了整个夏族的时候,林杨最后的一手绝杀才露出了它可怕的锋芒。

“夏天!”林杨高高在上,俯视着命中的宿敌:“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离制裁了吗?”

夏天没有接话,只是冷眼看着林杨。

“你以为夏墨炎一死,就死无对证,没有人可以揭露你的罪行了吗?你回头看看吧,那是谁!!”

…………

三更,三更!!还有,还有!!

西门今天要爆了,大伙的月票跟着一起爆,好不好!!来,看林小杨怎么制裁这坏到极致的夏天!!

山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菏泽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富锦市妇幼保健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