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于謙:沒想到吳京能把戰狼拍這么好 參加也是學習

发布时间:2019-04-02 04:07:58
(原標題:《戰狼2》三位 戰友 專訪)《戰狼2》的火爆,不僅僅點燃了中國電影的票房,也點燃了觀眾的愛國情懷。大家在談論吳京編劇、導演

(原標題:《戰狼2》三位“戰友”專訪)

《戰狼2》的火爆,不僅僅點燃了中國電影的票房,也點燃了觀眾的愛國情懷。大家在談論吳京編劇、導演、主演的奮斗過程,也無法忽視其他幾位主演的亮眼表現。吳剛、于謙、盧靖姍接受記者采訪,讓我們聽聽這部電影制作的參與者為拍攝做了哪些努力,又怎樣評價導演吳京。

吳剛飾演退伍老兵何建國

于謙飾演超市老板錢必達

盧靖姍飾演醫生RACHEL

吳剛:

拍這樣的電影就是在玩命

《戰狼2》對所有人都是挑戰

華商報:你之前看過《戰狼1》嗎?

吳剛:當然看過了,我還記得非常清楚,我是在金雞獎評選電影的時候看的,我覺得他那句臺詞真的是非常非常優秀。所以我們一起參加一個活動的時候,我跟吳京見面第一句話我就跟他說,你的《戰狼》拍得非常好,我非常喜歡你里邊的一句臺詞,“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非常經典。

華商報:那你覺得《戰狼2》跟《戰狼1》的不同點在哪兒?

吳剛:我先說相同點,愛國、軍人情懷。不同點也是這個,在不同的環境當中,在不同的背景下,依然展現這種軍人的情懷。

華商報:第一次讀完劇本的感受是什么?拍完的感受有什么不一樣?

吳剛:剛看完劇本我覺得信息量太大了,觀眾會喘不上氣來的,所有的節奏也非常非常快。這對所有的工作人員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我參加完這個戲,真的有感觸,拍這樣的電影就是玩命。

我盡了我最大的努力

華商報:為了拍這部電影做哪些準備?

吳剛:看完電影的劇本之后,吳京跟我說:“哥,你能不能來提前訓練?”我說我一定得訓練,你不說我也向你提出要求,演軍人,他的持槍、一舉一動、一個眼神都應該是非常標準的。所以為了這個事情我推掉了其他的戲,回到北京訓練了有二十多天吧,從不會拿槍,到一點一點可以單手持槍、單手換彈夾。那么到現場之后,我持槍的感覺,吳京覺得還好,挺牛的,我就覺得我的付出沒有白費。

華商報:吳京導演在拍攝中是怎么樣的狀態?

吳剛:我覺得吳京是要實現他自己心里邊的理想,他的初心。他從編劇開始,導演,再加上演戲,他要全方位的考慮,要分AB組,他要來回來去兩邊跑,每個崗位是事都要清楚。他為這個戲負責任,為他自己負責任。

華商報:吳京怎么指導的動作戲,有被他虐過嗎?

吳剛:當然了,他讓我玩命跑啊,讓我上躥下跳啊,讓我做剪刀腿,所有的東西都是我沒有嘗試過的。但是其實真的是你要挑戰你自己的時候,我覺得我是義無反顧的,我可以摸著心臟說,我盡我的最大努力,自己來完成。

“戰狼”精神是軍人情懷

華商報:你是怎么理解“戰狼”精神?

吳剛:其實你看過《戰狼1》已經有所感觸了,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它是一種情懷,軍人的情懷。

華商報:你之前塑造過很多軍人形象,這次跟以往的突破在哪里?

吳剛:軍人形象我也演過,但是像這樣的非常專業的這種,真正見過戰爭的人,我還是第一次。所以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吸引和挑戰,我也想可以干一把這事,因為我也有軍人的情結,父親一直是當兵的,所以能演這樣的角色非常光榮。

盧靖姍:

美國觀眾也會喜歡《戰狼2》

吳京變得溫和而穩重

華商報:你曾跟吳京合作《狼牙》,還記得當時怎么認識的嗎?

盧靖姍:那時我簽了一個香港的經紀公司,其實當時我沒想當演員。我要告訴你一點我自己的背景。我爸爸其實是以前70年代、80年代那些功夫電影里演壞人的老外,像《蛇形刁手》里那個老外就是我爸爸。所以我從小就跟他學一點跆拳道、打槍、射箭那些東西。我讀完大學以后回到香港,想當一個創作歌手。那時經紀人就跟我說:“你會打嗎?”我說一點點會啊,他說:“有一部電影,導演在找一個女一號,你去試試吧。”那個時候見到吳京導演,拍了《狼牙》這第一部電影。

華商報:《戰狼2》重聚,在片場有沒有一些很默契的事情呢?

盧靖姍:我跟京哥已經認識十年了,所以默契也肯定會有了。他給我一個眼神我已經知道他需要那個角色呈現的表演狀態是什么。所以就跟他合作其實真的很舒服,很愉快,也沒有什么壓力。

華商報:你覺得吳京作為導演的進步在哪些地方?

盧靖姍:京哥拍《狼牙》的時候,所有東西都比較簡單,現在就困難多了。但是我覺得他真的是成熟了,脾氣溫和了、穩重了,大家都很喜歡他。還有他學習了怎樣去調整情緒。這個我挺佩服的,我肯定要跟他多多學習。

“戰狼”的題材太棒了

華商報:你在戲中經歷了幾場大的打戲,感覺怎么樣?

盧靖姍:這部電影的打戲真的很大場面,我在好萊塢拍過很多動作電影,從沒有看過坦克。但是這部電影里面有六部坦克。這次除了香港團隊,還有《美國隊長3》的動作導演過來。所以動作節奏還有場面超大。這部電影在中國很成功,我覺得美國觀眾也會想看,因為題材太棒了。

華商報:除了開坦克,吳京還有什么隱藏技能呢?

盧靖姍:他潛水可以閉氣三分鐘。我覺得我30秒都不行,所以這個肯定是一個技能。

華商報:這次邀請了《美國隊長》的演員弗蘭克飾演反派,他的動作風格和吳京有什么不同?

盧靖姍:論功夫,肯定弗蘭克沒有吳京這么棒了,他們打的風格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次請來了美國的動作指導,把中西不同的打的節奏、方式融合起來,有好萊塢那種風格。

于謙:

真沒想到吳京能把片子拍這么好

參加這個戲是學習的過程

華商報:你是怎么理解“錢必達”這個角色在片中的意義?

于謙:錢必達算是一個奸商吧,把錢看得比較重。以能夠脫離中國身份為榮譽,在戲里面經過一系列的這個事件,愛國之心在恢復,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也非常驕傲。他的作用是突出戰爭的殘酷,突出英雄的氣概。

華商報:這個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兒?

于謙:首先吳京導演是我的朋友,所以他邀請我來,我是肯定欣然接受。而且這個角色也是我特別想演。我之前演了十多年的戲,大部分都是正劇。后來說相聲這個所謂火了以后吧,就很少有導演再請我拍正劇。因為銀幕上一出現我的鏡頭,不管是正的角色,還是邪的角色,大家伙都是先是一樂。不知道吳京怎么這么大膽子找我,我也很愿意接。這個人物感情、情緒各種變化,細節都寫得很到位,角色立得住。而且通過《戰狼1》也看得出來,《戰狼2》絕對不會錯。這次又請了好萊塢的動作導演,各方面都有一大塊提升,參加這個戲對我來說也是學習的過程。

華商報:這個角色跟生活中的你有共同之處嗎?

于謙:應該說有某些共同之處吧。他是個商人,比較圓滑,八面來風。但是這種人如果沒有商業目的話,他是比較隨和的,跟誰都能說到一起去,跟誰都能交朋友,我可能生活當中也是這么一個人,好交朋友,這一點可能還有共同之處,其他的倒沒有。

吳京挺適合干導演

華商報:你和吳京是怎么認識的呀?

于謙:我們認識時間可長了。這個圈子不大,平常吃飯、約酒,我又比較好交朋友。我跟他的太太謝楠也是好朋友,經常做節目碰到。他們老是說有兒子了,讓兒子拜你為師吧,學一學傳統的東西,就一直這么開玩笑,半真半假的,到最后這兩口子還真當個事,叫師父收徒弟了,我也挺愿意。我們關系到這兒了,那個孩子也特別特別的可愛。所以呢,現在他管我叫師父。

華商報:這次和吳京合作感受怎么樣?

于謙:我跟謝楠一起聊天,我說妹妹,我真沒想到吳京能把片子拍這么好,他幾十年在外邊打拼,賣命,干的所有的事情,苦沒有白吃,累沒白受,他該學的東西都學到了。導演是一個鐵人的項目,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沒想到他把握導演方面的東西把握得那么到位。謝楠說,謙哥你這么說,我真的特別高興,心里也有底了。

華商報:那生活中的吳京跟導演吳京有什么不同呢?

于謙:生活當中的吳京實際上很隨和。一般習武出身的就有一個誰也不服的架勢,但是生活當中我倒沒有看出他有這個傾向。但是導演起戲來,他還是比較雷厲風行的,看出點習武的精神作風來的,雷厲風行,令行禁止,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不到位的話,他會很嚴厲地批評各部門,這也是一個導演應該有的狀態,他適合干這個。

相關Tags:

莲花清瘟颗粒适合儿童怎么样治疗宫颈炎小孩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