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乾坤转混沌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计

发布时间:2020-01-18 12:11:33

乾坤转混沌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计

三天之后,叶正风的气息便已经全然恢复过来,他服用的那颗天材地宝拥有着庞大的生机和修复能力,这还是叶正风第一次使用天材地宝来调愈伤势。

叶正风双眼一睁,眼中虽然闪烁着寒光,但是也有着矛盾在其中,冷冷的说道:“梦…我已经全部恢复了,当年的事究竟是如何,都说出来吧。”

看到了叶正风眼中的冷意,华贵少妇的娇躯便又是一颤,但是都已经过去三天了,她的情绪也都冷静了不少,并没有刚揭穿身份时候的那般激动,也开始叙说了起来。

在三十万年前,神兵族开始出现了式微的迹象,连续好几名太上长老和高层强者提前天人五衰发作而陨落,而神兵族坐在的万矿星资源也都开始枯竭,若是这样日渐下去,神兵族势力必定大减,即便依然是霸族,但是却不足以在人族中称尊,更别说威震星月界了。

所以神兵族特意到了寻到了天机谷的传人,天机谷历代堪称星月界第一推演神算,推演出了在三十万年后,神兵族的起源地会出现一位道基尽毁的青年,继承当年建宗创族的初代兵皇的传承,以其身上庞大气运,再次把神兵族推推回巅峰,成为神兵族的中兴之主。

推算出了这些信息之后,神兵族依然不熄心,甚至许下了半个神兵族拥有的资源,天机谷传人再次推演,但是这一次只出了推演两个名字,叶辰,梦烟情。

其后神兵族特意回到了当时还没被毁的星风大陆上,回到了道体山脉之中,再次重建了一次炼体宗遗迹,把初代兵皇的第一步传承留了下来,静代着三十万年之后,叶辰或梦烟情的出现。

而天欲神宗自然便作为神兵族在星风大陆的监视者,一直监视着星风大陆的变故,直到之后名老和魔道玄的一战,直接摧毁了大半个星风大陆也没有停止,只在剩余的大陆中域上,再次建立过天欲神宗出来,依然低调的监视着大陆。

而那一次的变故也让九转乾坤的踪迹泄露到了星月界之中,造成了万年前一次上界高手下界寻找九转乾坤的事,此乃后事以后会再次交代。

就这样一直到了千年之前,星风星的天欲神宗,在星风星上寻到了一个叫梦烟情的女子,这女子居然也是天欲神宗需要的妖媚玉体,立刻便收入了门墙,甚至比起任何一代仙子都要重视得多,无论是教导还是修炼资源都从来不缺,让其在短短五十岁之前便已经达到道武境的程度。

而那时候,叶辰刚开始在镇魔宗中开始扬名,甚至还修炼了《藏兵决》,自然也都瞬间便进入了天欲神宗和神兵族的眼里,其后甚至在圣境的时候,凭借“唯我独尊”一式,硬生生轰碎了一个道圣强者的道意。

那时候神兵族顿时便有些明白当初天机谷传人的推演,立刻便开启了炼体宗遗迹,吸引叶辰过去闯关,最后叶辰确实通过了神兵族的考验,成功闯过了神兵族所有的考验,但同时郑轻扬也都一同闯过了那些考验,让神兵族疑惑了一会。

但是因为天机谷传人的推演之说,最后他们直接便放弃了郑轻扬,让叶辰继承了初代兵皇的第一步传承。

而郑轻扬道基被废,乃是因为当初初代兵皇的道基、道意也曾经被废,为了准确的重现这一状况,但是却因为害怕跨越两界,会彻底废掉叶辰。

所以那神秘头颅便先骗去了两人,强行废去了郑轻扬的道基,然后告诉了叶辰一套转移道基的奇特功法,让叶辰自己把道基换到了郑轻扬的身上,这样将来便会有再次修复的机会,甚至在继承兵皇道统的时候,能一举冲破原本的轩轾。

听到了这一段,叶正风的脸上顿时便涨红了起来,眼中充斥着无数毁灭之力,气势顿时便狂飙爆发了出来,咬牙切齿的怒道:“神,兵,族!!”

叶正风的气势充斥着狂暴的毁灭道意,梦烟情柔荑一挥,顿时便升腾起一个光罩,把她和天妙都笼罩在其中,天妙的实力可完全抵抗不了狂怒爆发的叶正风。

“那神秘头颅到底是谁?!”叶正风嘴角抽搐着的冷问道。

“神兵族族长,兵天辰。”梦烟情顿了一顿之后,才回道。

“兵,天,辰!!”叶正风身上不断爆发着狂暴的毁灭气势,仰天怒吼了起来。

一切都是兵天辰,都是这个兵天辰所作的孽,如果不是他,郑轻扬不会道基被毁,如果不是他,叶辰也不会认为自己前途尽毁,黯然回叶家,如果不是他,叶家也不会被天武殿所灭。

一切都是兵天辰和神兵族所作的孽!!

叶正风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当年之事还没有完,从他的记忆之中,叶辰和梦烟情虽然很少在他面前谈起此事,但是以他此时的心机加上完整的记忆,仅仅只言片语他便已经知道叶辰和梦烟情好像早就猜测到叶家会被灭,甚至早作了不少准备。

“然后?!”叶正风紧闭着双目,继续问道。

“然后宗内便为我与叶辰定下了婚约,当时我心生不忿,所以私自下界,想要刺杀你爹,你爹莫说道基已毁,就算是他原本实力再高,也不可能打得过我,所以我想当初只要杀了你爹,我便能逃避这一场婚约。”梦烟情淡淡的继续说道,但是嘴角已经开始扬起了一抹淡淡的温馨之笑。

“当年我到下界的时候,叶辰道基刚废没多久,修为不但只剩下元灵期九重天的境界而已,身上还有着严重的重创,但是却依然背着郑轻扬,一步一脚的从中域一路把郑轻扬带回了西南域镇魔宗里。”

“一路上甚至还连连遇上了不少小贼强盗劫道,他自然连抵抗的余力也都没有,第一次劫道交了储物戒换命之后,之后一共遭遇了四次,每一次他都低声下气,甚至卑躬屈膝的求饶,一直到第六次遭遇劫道,我终于忍不住下去问他,为什么遭受到如此侮辱,他却依然能忍受得了,为什么不就这样慷慨就义?”

“你知道他说什么吗?”梦烟情轻轻的反问道。

看着梦烟情脸上的笑容,就算叶正风此时依然怒火灼心,但是却也都下意识的一问:“什么?”

“当时他看到我,也只是一愕,然后便回道:‘我师弟遭受重创,至少还要三个多月才能醒来,若是我此时出了什么事,他留在中域必定死去,我怕自己死,不怕自己受侮辱,但是我怕我师弟就这样死去。’”

“当时他就说了这么一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并没有杀他。”

梦烟情眼中闪过了一丝羞意和欢喜,眼神悠远的说道。

牡丹江市皮肤病医院
杭州市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
郴州治牛皮癣的专家
金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潍坊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